• 車種別
  • パーツ
  • 整備手帳
  • ブログ
  • みんカラ+

感?水没有那?清了のブログ一覧

2017年11月15日 イイね!

草人的守望

 草人第一次來到這裏的時候是五月。雲淡風輕的日子,天藍藍,它第一次站在如此明朗的天空下,覺得心曠神怡。它在這裏度過了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而後,它認識了飛鳥和田間的野鼠,認識了會唱歌的小女孩。

  草人是一個稻草人,帶著醜醜的鴨舌帽身上披著一些沒有花紋的破布。它整日整夜的站在田野中,守望,不斷的守望。

  麥田的守望者站在風裏,冬天的跡象漸漸現露出來,風更加刺骨。它望著藍天之上倉皇南飛的候鳥,喊著問,鳥兒們告訴我你們去哪里?候鳥們來不及回頭,撇過眼說,我們往南飛。草人看著他們越飛越遠最終不見,微微的歎息。它感覺眼睛裏有條連著大鳥的線,越拉越長。

  草人又遇見了田鼠,它們吱吱吱的亂叫,把玉米搬進洞裏。草人明白了,它默不作聲的看著它們,眼睜睜地看著它們離去,直到消失不見。

  寂寥的冬天終於降臨,草人孤獨地站在田野之中,它看著空曠的田野忽然明白了什麼。它想起那些自由來去的飛鳥和在田野間奔跑的女孩,以及那些忙碌著冬眠然後消失的田鼠,終於明白,自己和它們存在著很長的一段距離。草人曾日復一日的守望它們,而今它們都離它而去。它開始羡慕它們,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能夠擁有自由,然而對那些草人來說,卻是可望而不及的,他無法抓住自由,只能任憑自由在它身旁如風一般經過。他被禁錮,一生如此。

  草人的守望在距離中日漸沉默。

  就算是來年春天的到來,大地以新的面貌復蘇的時候,草人依舊沉默。它守望著,不斷的守望,卻守望掉更多無法彌補的自由。它開始自我沉淪,低頭不語。內心的那段距離,也越拉越長,卻無人知曉。

  其實草人心裏的悲傷怎會無人知曉。

  它們流淚,它們在心底狠狠的哭泣。它們要的不是距離,不是多麼優越的條件,而是自由。

  我又悄悄地回到了那個夢境,看著草人依舊站在田野裏,默默地忍受著守望的距離,抑或是自由的距離。
Posted at 2017/11/15 17:21:52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日記
2017年11月13日 イイね!

愛的本質是如生命的單純與溫柔

低眉,小思,一個名字被風吹起,覆了一身輕若白羽的空靈,是清風種出的一籬風月,怡然著無限的溫柔。就如,你說:我在,你在,一直在, 即使無言,也是靜水深流的懂得。就讓季節的流光,在流年回弦的清香裏纏綿不絕,平靜,祥和,一切都是剛剛好的樣子。而半盞心事,若塵微安,懂得,便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喜悅。

穿行在秋的韻腳裏,讀一段簡約的宋詞,寫一段安靜的文字,品一盞薄涼的清茶,這光陰,靜好的不為人所知。

而我亦藏了一貼小字在風裏,沒有煙雨舊事的離愁別怨,也沒有春江月下的婉轉感歎。只是一闋女兒家的小清歡,半藏若隱,莞爾小媚,只為,將一個名字寫的百轉千回。

其實,紅塵是道場,走著走著,便只剩下了相惜的你我。始終相信,默契與靈犀是月下未眠的花朵,百轉深情,幽芳自遠,不會疏離,亦不會凋落。

隔著舊時的軒窗,我在月下描摹相遇的篇章,一遍遍,一圈圈在記憶的琥珀上。當月色和花香在指間凝望,那些遺憾與疼痛都會落寂與煙塵。透過時光的弦,那滿目的歡喜落在詩的水湄,又會在新綠中生出溫柔的花枝。

想來,喜歡一個恰好的人,如同內心蓄滿了陽光,是兀自生香的歡喜;亦如同在靈魂的深處,溫存了信仰,是梧桐渡清風,眸底生煙雨的深情。

流年,塵香。願得半畝花田,種上清歡幾許,然後,靜坐在波光瀲灩的水岸,看一朵花與風絮語著情話。一株薔薇,幽幽一念,就蔥蘢了一庭落花深。而我的歡喜,便從檀香木的光陰裏搖曳出萬種風情,而長河落日,白露蒹葭,都會是最美的落筆。

素光陰,清淺心,我用文字熬煮著煙火,任塵世的繽紛從耳邊呼嘯而過,只想拾得幾縷閑雲淡影,與你守在時光的最深處,心底是芳草芊綿,棲息著月光與露珠,是兀自的心香軟柔,兀自的安喜靜好。

其實,我之歲月,也唯有時光沉澱下的你我,這一路走來的溫暖是命運給予的最踏實的贈與。紛紛擾擾的人生,也曾動過情,慌過張,起起落落間,終究學會了在光陰裏種下珍惜,與溫暖低眉同行。

生活,本應該是詩意的棲居,而靈魂深處的懂得才是內心最曼妙的風姿。素心人對素心人,才是兩心歡喜的無悔。輕挽歲月的暖香,阡陌裏的凝望是恰到好處的溫柔。亦安靜著,亦圓滿著。
Posted at 2017/11/13 15:45:34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日記
2017年11月09日 イイね!

每一段旅途都有著一種生命的情感

閑山靜水,冷風冷雨,滴水成潭,滴墨成傷,暖一壺清茶,於船頭禪坐,游離在江南的山水中,穿行於冷色的煙雨中,瑟風飛雨,一起吟詩歌賦,潑墨揮毫,擷一簾冷雨的芬芳,讓冬的江南花語飛濺,慢慢飲來那一杯清茶,潤口、暖心,暖情,媚心懷,孤獨靜享受著,冬的江南如此的美韻,那些個過往的繁華,輕輕的劃過我的記憶,一切的一切,曲散人終了,那些個江南的故事和記憶,早已經煙消雲散了。

冬的江南冷韻綿綿,冷風飛濺,繞過亭閣、庭院、假山,繞過畫舫九曲,飛過靜靜的煙雨巷,來到你我的身邊。江南的冷風輕輕吹過了閱江樓,江風四起,秀閣美韻;江南的冷風拂過莫愁湖,我仿佛看到了莫愁女子的身影,美豔動人;江南的冷風卷過明城牆,冷韻中的明城牆蜿蜒起伏,如此壯觀,美哉;江南的女子多愁善感,冷豔迷人,如此豔麗,善解人意;一個人靜靜的走在冬的江南裏,那一段冬日裏的江南小曲,在我的耳邊響起“莫愁湖邊走,哦春光滿枝頭,花兒含笑羞,碧水也溫柔,莫愁女前留個影,江山秀美人風流,啊 莫愁 啊莫愁,勸君莫愁”……,走在冬的江南裏,山美、水美、江南女子更美,我靜靜的等待著你,冬的江南飄雪的日子……
Posted at 2017/11/09 16:17:18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日記
2017年11月06日 イイね!

那種感情就流瀉到字裏行間裏

鄰居家就住在我家的斜對面,他屋後的夾道裏種了三棵棗樹,都在葳蕤地生長。從我記事起,就覺得棗樹都很粗壯了,即便小的那棵也有大人的一對掐多粗吧。記得每年到了這個時候,樹上的棗兒就開始一顆顆由黃變紅,一如樹上掛著的一盞盞小燈籠,那也算是鄉村裏一道靚麗的風景吧?煞是好看,特別招人喜歡。尤其是他家住在十字路口的邊上,就更引人注目了,南來北往上坡幹活的大人們、東來西去上學的孩子們,天天不斷,走近那三棵棗樹下時,都不免要抬頭望一望,因熟了、紅了的大棗兒太誘人了。大人們大多圖個一飽眼福,過過眼癮也就算了,沒有非分之想,只是個別的瞅著沒人的時候,三兩下爬到牆頭上擼一把,過了眼癮過嘴癮。小孩子經過這裏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,感到那紅彤彤的大棗特別上眼,“瓜桃李棗,見了就咬。”對那時的孩子們特別應驗,眼看著棗兒,腿就拉不動了,遇到沒人的時候,就會順手從地上拾起石塊、瓦塊,看准了往樹上一扔,大大小小的棗兒就會嘩啦啦地落下來,待鄰居留守在家的老太太發現,叫喊著,就忙不迭地搶撿著打落的棗兒,一會就跑得無影無蹤了。

孩子們經過這裏遇到有人的時候,腿在下面緩慢地移動,眼睛還盯在樹上,繞著樹劃過一條弧線,打棗不成心卻在惦記著,不是有人常說“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”嗎?就為這打棗的和惦記著的(當然許多還是不打棗的好孩子),每當大棗快熟了的時候,鄰居老太太也就增添了營生,每天吃了早飯、午飯,就打開了小後窗,心無旁騖地穩穩地坐到小後窗窗臺上,仔細地聽著牆外面的動靜,用警覺的目光巡視著那些對棗兒虎視眈眈的頑皮孩子,不過後牆太高,只能看到高處,低處就成了“死角”。不管怎樣,孩子們大都知道老太太天天守在後窗上,自然也就安分、收斂了許多,就很少有打棗的了。光讓老太太天天瞪眼守著也不是那麼回事,只要到了棗兒真正熟了的時候,這家鄰居就趕緊招呼著摘棗、打棗了。


記得摘紅棗、打紅棗那可真是熱鬧的一件事兒,那是腦海裏抹不去的精彩。打紅棗就是把熟透了的紅棗用長杆子打落到地上,再撿拾起來,收好、晾曬後,拿到集市上去賣,也是當年貧窮歲月裏的一筆不小的收入。摘棗、打棗這天,這家人早早就吃罷了早飯,男女老少齊上陣,兒時站在我家門口就會看到,有扛著大長杆子的,有扛著高板凳的,有挎著籃子、圓鬥的,七八個人嚷嚷著湧圍到了屋後,摘紅棗、打紅棗就拉開了序幕。

這家的男主人年輕時跟父親學過功夫,幹什麼活手腳都很利索,他兩手扒著牆頂一使勁就站到了牆頂上,從牆頂上又爬到了高高的樹上,忙活著摘開了,身高馬大的女主人也踩著凳子、抓著樹枝慢慢地爬到了牆上,膽大的子女也站到了牆上、樹上,擼摘著低處的大棗,膽小的就在樹下來回遞著籃子。等到用手摘夠不著的時候,男主人就讓子女遞上了打棗的長杆子,他就朝著棗兒掛滿的枝頭敲打起來,站在牆頂上的女主人也順手抓起了長杆子在另一棵樹上敲打起來,隨著敲打,就會聽到杆子敲打樹枝發出的“叭叭”聲響,棗兒接二連三劈裏啪啦地從樹上往下掉,不一定滾跑到哪里去,大多跑到夾道裏,跑到牆外的空場裏,有滾到崖坡下的,還有順著崖坡軲轆軲轆地滾出好遠的,見這情形,在地上撿拾的人嘻嘻哈哈地一會兒往這跑,一會兒往哪跑,忙活不迭,時而還會被打落的棗兒“叭叭”地打到頭上,真是滑稽。那生動的場面真如同演戲一般。樹上、牆頂上、夾道裏、空地上,又像是匯成了一幅自然靈動的美麗畫卷。
Posted at 2017/11/06 15:35:17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日記
2017年11月02日 イイね!

些痛隱藏在漂亮的錦囊中

此刻心就像湖水一樣清澈蕩漾,與情字不沾邊,那是一顆寂寞的心在躍動,沒有渴求,沒有冥想。文字和音樂合二為一,不是星星,卻在心海裏閃動著光,就像一只只螢火蟲,溫柔的亮。尋著眼裏的溫存,墨落的指間微涼。真的不想睡,就這樣做那夜色裏熏香的月亮,灑下千縷光,讓愛是海洋,縈繞在每個寂寞的影子身旁,披著溫馨的詩行,寫下紅塵無恙。

風浮沙,在天涯的渡口,一個人虔誠的膜拜,但求一夕安暖,不染紛亂。心陷入空靈,眼中總是浮現湖光蓮影,飄飛著暮鼓晨鐘的回聲。我不在紅塵裏,亦不再繁華中,就與檀香縈繞的空冥融為一體。把前世的虧欠一次還完,就做湖心那朵青蓮,不爭豔,不貪緣,忘記曾有的夢繞魂牽。驚鴻影落處,不找尋,不等待。

夢太晚,夜太涼,如水的月色如殤,是峰巒的凝重,雪後星星閃耀成了霓虹的心疼。狹路相逢處,已非舊時景。梅花開在寒瑟裏,聘婷妖嬈中,誰在夢裏行?誰為誰研了墨,誰為誰調了色?你靜坐成佛,我選擇遁入魔。再相遇的一刻,裝作不認得,誰都好過。

浮生若夢,終是空,輾轉其間,流連幾許蔥蘢。落花飛逝,素手撿拾聘婷,香散盡,繁華錦簇徒留影。雨漫心痕,幽夜獨醒,風敲窗櫺,紅燭燃盡心中不了情。若說無求,亦無求,若說貪婪,僅是要做一朵自由行走的花,心無掛礙,輕鬆的把自己融入山水之間,做一景。風來不動,風去依然平如鏡。在山巒之巔,呼吸那份風雨無阻的從容。此刻我是畫,畫是我。忽然聽到了有人輕喚: 我翻遍世界找我前身 ,只為了你一笑的凝重。一瞬間,淚溫暖心裏的冰封。

蓮心七孔,那是穿腸而過的痛,若我把蓮子遙寄與你,那就是佛也安撫不了的心疼。紅塵是一杯酒,染了愁緒,染了更深露重,苦的要命。或許等一分鐘,或許下一分鐘,會酒樽輕碰,心燃燒的就像火種,也許會是煙花易冷。你是蝶兒自在飛,我是落花幾多零,相惜的一瞬,是上天眷顧了心的疼。隔岸自渡,安好,清寧,景裏是我,景外是你的眼睛。飄雪的日子,也許靠近了梅花三笑,萬水千山總是情。此情非彼情,遙念珍重,一個懂字在心,勝過語千重。

我就在原地寸步未移,看著人聚人散,如同潮來潮去,就像走馬燈的節拍,心事開始寂寂疏離。緣分似水,來的時候濃烈的就像山洪爆發,無法抵擋,去的時候又像大江東逝,無從挽留。都說要把聚散看淡,可是談何容易,刀子在心上剜,殘忍的就像亂箭穿心的呐喊,怎麼遮掩?在一寸距離中畫個線,你的花好月圓,我的水波竹籃各自半邊。你憐惜也好,心疼也罷,就是別說那個字,若是開口,你我並肩的路就要走完。我不想了斷,只想有人可以一直陪在身邊,心靈的默契,我們說話可以同時用一個詞,不需要解釋就懂得彼此內心的柔軟,此生足矣!我把這份情歸於“知己”這個詞,情在心裏,只是不言。或許會讓你委屈,可是不能觸摸現實的花環,雖然誘惑著心在靠近,可我還是不敢。
Posted at 2017/11/02 15:50:02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日記

プロフィール

「草人的守望 http://cvw.jp/b/2706449/40717608/
何シテル?   11/15 17:21
感?水没有那?清了です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。
みんカラ新規会員登録

ユーザー内検索

<< 2017/11 >>

  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  

お友達

愛車一覧

スバル BRZ スバル BRZ
スバル BRZに乗っています。

過去のブログ

2017年
01月02月03月04月05月06月
07月08月09月10月11月12月
2016年
01月02月03月04月05月06月
07月08月09月10月11月12月
ヘルプ利用規約サイトマップ
©2017 Carview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.